中国教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中国教育论坛 首页 要闻 查看内容

拿文凭这事先放一放,我们聊聊远程教育吧

2016-2-1 12:48| 发布者: 代发| 查看: 2208| 评论: 0

       这两年,网络教育很火,有研究机构预估,到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1733.9亿元的市场规模。

image001.jpg

       但是对于远程教育这个领域而言,中国人还是有些陌生和隔膜,即使不少人在使用在线教育的资源,或许也没有对这个行业进行过分析和反思,我们今天要做到,就是厘清这些迷思和问题。

 

远程教育就是拿文凭?完全不对!

       如果在10年前,这句话应该是对的,但现在来说,却远非如此。

依据新浪教育频道联合新浪大数据中心及百度应用市场发布的《在线教育用户行为研究报告》,在线教育用户的人群画像是“年轻+高学历”,几乎都有本科和大专学历。

 

image002.jpg

     有另外一组数据能反映出来现在远程教育发展的新方向:

image003.png

        2014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超过35%。可以预见,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2020年达到40%的目标会提前实现。这意味着什么?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大幅提升预示,我国各类高等成人学历教育的补偿教育作用开始弱化,也就是说,远程教育的目的部在学历,而强调在提升技能、更新知识、专业转行以及满足各类人群兴趣爱好等方面。

     “高校网络教育学院要以在职人员的继续教育为主,要减少并停止招收全日制高中起点普通本专科网络教育学生”,2002年,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强高校网络教育学院管理提高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也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一转变。

远程教育到底有什么重大的意义?

        远程教育到底承担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先看看教育部的观点吧:

      “现代远程教育是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型教育方式,它是构筑知识经济时代人们终身学习体系的主要手段。”

                                                                                                                       ——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1999年)

 

       “远程教育是构建学习型社会的重要手段”“建设社会化的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为高等学校以及国内外其他教育机构开展远程教育提供学习支持服务”。

                                                                                                                        ——前教育部长陈至立

       在教育部看来,远程教育是“构建学习型社会的重要手段”,也是“构筑知识经济时代人们终身学习体系的主要手段”。

对远程教育的这个判断,倒是和前面新浪与百度联合报告中的用户描述很接近,某种程度上,也说明教育部在1999年的思路是正确的、有前瞻的。

       那么,陈至立所说的“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又是什么?

这个服务体系是一个汇集了学习者、高校、社会机构等在内的服务平台,它促使远程教育形成一个产业链,吸引社会资金投入教育,而且提供了专业化、专门化的服务;公共服务体系还打破了学校自己所有事“包天下”的格局,对高等学校今后的管理格局产生了影响。

       在远程教育理念改变的前提下,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也在尝试改变:从主要为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服务,协助开展学历补偿教育,转向为学习型社会建设服务这样一个新的阶段,与建立终身学习体系,以及学习型社会相适应。

 

公共服务体系“社会化”到何种地步?

       陈至立特意强调“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中“社会化”的一面,那么,这个社会化到底意味着什么?目前有何进展?

     “探索开放大学建设模式,建立学习成果认证和‘学分银行’制度,完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成人高等教育招生考试制度,探索构建人才成长‘立交桥’”。

       这是2010年10月,国务院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里提到的开放大学建设新思路。

       之后,教育部先后批准北京、上海、江苏、广东、云南5所广播电视大学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更名为开放大学。更名为“开放大学”,这里所指的“开放”,是更开放的办学理念,更广泛的学员,甚至还跨越国境,更重要的是,它还吸收社会资源办学。

       除此之外,一项政策也加速着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社会化”进程。

       2014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取消和下放70项审批事项,其中包括取消利用网络实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网校审批。

       业内人士认为,“取消网络教育审批权”将使更多的大学得到网络教育的入场券,我国将有可能再出现一批可颁发学历的网络大学,进一步激活远程学历教育的市场竞争。

       这也能解释最近几年远程教育和在线教育领域发展的井喷效应。

 

竞争环境下,公共服务体系如何“图变”

       公共服务体系有广泛的合作伙伴和深入基层的学习中心,优势在于能发动集体的力量,可以做单一院校做不成的事。

       但正如前面提到,随着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社会化,原有的参与者最终还是会面临新加入者带来的越来越激烈的竞争,那么,将如何图变和突围?

       坚守质量和教育的核心,这应该是最起码的要求,在这个基础上,利用技术的优势,创新管理体制和架构才是新的未来。以业务范围的创新为例,以下领域都大有可为:

       在成人函授领域开展学历教育;

       积极参与区域性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特别是学习型社区的建设;

       探索行业服务的可能性,开展学习型行业的建设;积极介入职业教育的信息化建设;

       建立远程教育的行业标准;

       注重学习成果积累与转移,开展学分银行建设;

       利用第三方优势,寻找与政府合作开展服务的机会;

       研究在线教育市场,寻找切入的机会。

 

试验田:“MOOC中国联盟”

       前面提到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需要变革和发展,而且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也不应该只有一个样子,那是否有成功的案例呢?或许,“MOOC中国联盟”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的范例。

       2015年1月,由奥鹏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牵头,联合37所著名高校组建了“MOOC中国联盟”。高校希望通过联盟的建设扩大学校的影响,创新奥鹏与高校之间的合作模式,深化教学改革,提升教学质量,进一步拓展继续教育的业务空间,为学习型社会的建设贡献力量。

    “MOOC中国联盟”是一个尝试新一代公共服务体系的载体,是一个试验田。通过这个载体,可以更新公共服务体系的管理理念、经营理念、服务理念,创新合作模式,拓展业务范围,深化公共服务体系内部的改革和建设,全方位提高管理水平和服务水平。

      笔者与部分高校和公共服务体系的同仁共同勾画了一个联盟的框架。这个框架的愿景是为国家终身学习社会建设服务,面向各类人群开展学历和非学历继续教育。

“MOOC中国联盟”业务框架的主要特点:

1)构建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平台

2)提供多种多样的学习形式,适应学生个性化需求。

3)实现学习成果累积与转移

4)实现联盟成员之间的资源共享

5)提高管理和服务水平,保证教育质量

 

       总体来说,在建设终身学习社会的进程中,公共服务体系有着独特的优势和作用,在中国的教育改革深化的过程里,中国的远程教育要成为终身学习社会建设的主力军。

       当然,公共服务体系的反思和变革也必须持续进行,回顾历史,展望未来,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说,公共服务体系在今后应该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教育的公共服务事业大有可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联系我们|网站荣誉|加入团队|免责声明|中国教育论坛 ( 闽ICP备13009482号 )

GMT+8, 2017-8-21 22:04 , Processed in 0.2500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chinaedubbs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